第 048章 温情款款 2017-11-13

靓倩掩面片刻&^,以然镇静下来:“终究是无可逃避的事,本王就算是贪恋名节*,可为了你们这几个爱奴奴的显贵男儿^,再悲再累也得熬将下去&,只是你也不能离开我?*!?br />   齐敏抬一抬靓倩的下巴&,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坏笑:“本君是娘子得人&,此生除非死否则我会永远痴缠于你了*?^!?br />    一语以毕,自行低下头霸道的吻住了靓倩的玉唇,令佳人的眼梢^,微微挑起&,眸光流转之间&,风情万种。
    靓倩见齐敏唇辗转吮吸过自己优美的脖劲*^,在她白晳如玉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青紫的印记&,在她美好的锁骨上稍作停留^,便猛的落在她的柔软处,疯狂的吮吸着她的甜美&&,惹的她面红耳赤,大手托着她的腰枝^,猛浪侵占她的身子,一次又一次^,不知疲惫**,惹的她无尽娇羞,却又难以捥拒&,只得闭紧秀眸&,任齐敏予取予取了^^。
   小高摒退了面红耳赤的宫人&,将明黄色的罗帐从金丝銮钩之上放下,忽略了帐中满满的尽是旖旎味道自行退去了&*。
    直待天以大亮了&&,靓倩双颊绯红^^,半是娇羞半是无奈移了移身子**,发觉齐敏移然痴缠着自己不放^,红着脸道:“好哥哥*,闹了一夜^^,奴家身子撑不住了^&?*&!?br />   齐敏欺在靓倩的身上,唇停留在她的耳边:“格格,不要抛下我不管^,求你我好害怕离了你我活不了^*?*!?br />  靓倩的视线一直落在齐敏的脸上&,懒懒伸出手抚着他的唇*,轻轻道:“不知从何时见到你那刻起^&,心中的情思就以然泛滥*,多少次告诉自己你是四哥的人沾不得*,可惜本王管得了自己身却管不住心**,终就被你缠上了**,永难分得开了&^^?^!?br />   齐敏的心在未遇到靓倩之前都是冷硬如铁得*&,可自从那一年在春色之下遇到她之时,齐敏就习以为常的贪恋起她的温柔,那怕明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爱未有一分,他依旧深陷其中&&,万劫不复。
   这日午后**,靓倩睡到了未时三刻才起来*,随意得打扮了一番**,齐敏细观只觉她着淡淡绿色的平罗旗裙^^*,长及曳地*&,无一朵花纹&,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芙蓉花&,乳白丝绦束腰*&,垂一个小小的香袋并青玉连环佩*,益发显得她的身姿如柳&,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*,将唇移至她得琼耳边道:“宝贝^^*,你真是清水出芙蓉得娇美人&,让微臣爱极了?&^!?br />    这一刻&,靓倩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了齐敏*^,好半响半依半靠于他怀中*,扬起了一抹笑腼靠近他得耳边:“齐郎,我也爱你?&^!?br />    齐敏的心只觉温暖之极*^,唇忍不住轻轻上扬&,如果,可以没有宫心计,没有杀戮^&,没有血腥*&,只有爱^,这个世界该多美好&^。
    这一幕温情得场境映入了前来请安俊秀郎逸得表兄弟得眼中^,则多了无尽的阴霾。
     穆喻勒前半生曾被无数女子注视过&&,迷恋的&&^、崇拜的&、爱慕的、妩媚的&*&;可他唯有在靓倩的面前会有心跳加快的感觉&^,那怕明知她待自己即有情也有防备*,他也知道自己得心唯属于她**。
    正帆浑身的力气被人抽空了*,明知道对于靓倩而言迎娶自己是无可奈何的选择*,亲眼目睹她娇宠别人之时&,正帆的心多了莫名得绝望^,可转念一想对于她这种总是与孤寂权谋为伴得人,必然会分外贪恋温暖,那自己就可以献出十二分的爱意来宠腻于她,让靓倩明白唯有他的爱是可靠得^。
    俩人不尽意得脚步声终是惊醒了一双璧人&,靓倩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衫^&&,从齐敏怀里起身^*^,盈盈水眸波光洋溢望向俩人^&,浮起一丝羞涩道:“你们来了*?!?br />  简单的一句话令俩个显贵公子不约而同相信似乎没有理由,就那样爱上她^^**,瞬间倾城,一眼万年&。
  晨光金灿明朗^&^,殿内纱帷重重垂垂**,整个明月殿恍若深潭静水般寂寂无声&。鎏金异兽纹铜炉内燃着清雅的梨芙香*^,氤氲的淡烟若有似无地悠然散开**,铺在半透明的纱帷之上,袅袅婷婷&,恍若置身瑶台仙境之中&。
  靓倩端坐于金凤椅上含笑如初道:“诸位贵君^*,都请起身,自行坐下了^?!?br />  奉旨先后嫁入明月宫的五位贵君礼毕&,各自在两厢环立的黄梨花木椅子上坐下了&,宫人们奉上了精致的茶点又退至纱帏之外&,垂手直立宛若泥胎木偶一般**。
  靓倩净手之后,尝了一口平素甚喜得奶油松瓤卷酥轻轻一嗤:“小高&*&,这味膳点何人准备得,你可清楚*?!?br />   小高慌忙跪下道:“格格,只因平素专做这味膳点的宫人病到了*&,不得宜请其它人动手,未料还是瞒不过……”
  靓倩微微一笑,那笑意并没有半分温暖之色&*,直叫小高觉得身上发凉:“宫中人多事杂,谁都保不起有病有灾*,这也寻常说将一声就得了,你们这些奴才齐心硬将一件极为简单的小事变成这样&&^,真是可恶之极*?*!?br />  一番话使殿内气氛变的冷凝而又沉闷,临玉一直在心中告诉自己*,凡事都要顺着主子*,唯有此刻他心中则一窒道:“格格&,或许这次小高是为了关心主子^&,请你宽恕他一次可好&?&&!?br />  靓倩目光微微一动*,已含了几分怒色,缓缓道:“本王绝非是小肚肌肠的女人*^,可你该明白我们姐妹小到一衣一食都成了官员们予以奉迎拍马之物^&,你何不问问高公公为何要用请字了*?!?br />  阿木真奇道:“做这吃食之人莫非有何异处*&?&!?br />  小高声音微微发颤:“格格知道了……”
  “本王与你说过摩达苏是大清忠直贤臣,可并非是小厨房得待从&,日后再做这种本末倒置得蠢事,小高你就到辛者库去熬日子了&^*!?br />   说完则自行拂袖而去了,齐敏冷笑道:“高公公&,你要记清楚摩达苏与格格非但是君臣更是师徒*&, 这样特殊得身份注定了俩人是无法交心**?!?br />  一语惊醒了诸位贵君敏感得神经^&,临玉神情痛苦而迷茫意识到了自己一念之仁尽又伤透了靓倩得心^,真是该死。
     
下一章>>
三江阁 | 军婚小说网 | txt小说下载 | 言情小说吧 | 宜搜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绿软下载站 | 医学教育网 | 久久小说下载网 | 校园小说 | 健康证体检项目 |